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乾淨亮相

乾淨亮相

首先,請不要誤解我。我說:「表達你的負面情緒,」我沒有說:「公開、公眾。」事情就是這樣被扭曲的。

如果你感到對某人生氣,然後就開始生氣,對方可不是佛陀會靜靜的坐著。他可不是石雕,他也會做些什麼。你發怒,他也發怒。

那會在你內在產生更多的憤怒,所以會出現更多的憤怒與暴力,對方也用相同的方式報復。然後你會覺得好像更進入其中,因為有人告訴你要表達出來。
 

沒錯,我告訴你要表達出來,但不是在公眾面前。

如果你感到忿怒,到你的房間,關上房門打枕頭,站在鏡子前面,對著鏡子裡面的你叫罵,說任何你從來不曾對任何人說過卻一直很想說的話。但必須是在私底下做,否則會沒完沒了,事情會繼續循環下去,而我們要結束它們。

所以當你感到對某人有任何負面情緒時,對方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有某種憤怒的能量。現在你必須把能量散佈到這個宇宙裡。你不要把它壓抑在自己裡面。

所以,當我說:「表達,」我的意思都是私下,你單獨一個人。那是靜心,不是打架爭吵。如果你感到悲傷,坐在你的房間裡,盡可能感覺你的悲傷,那不會有危害。真的進入悲傷,然後看它持續多久。沒有任何東西會永遠持續下去,很快地它就會過去。如果你想哭,那就哭,但是私底下哭。

這些事情跟別人無關。每一件事情都是你的問題,為什麼要公開呢?而且那樣反而沒有幫助,情緒反而被加大。
所以,每天晚上睡覺前一小時,坐在床上做所有你想做的瘋狂事,或人們生氣時表達的暴力與破壞。並不表示你必須破壞那些值錢的東西,只是把一些紙張撕成碎片,灑成一地,你知道怎麼做的。就是這樣。

 

 

破壞任何不值錢的東西,但是必須在私下做,所以當你出來時,你是新鮮、有活力的。

如果你要公開做些什麼事,先做完我告訴你的這些野蠻事,然後跟這個你生氣的人說:「我曾經私底下對你生氣。我對你吼叫、毀謗你、對你說些不堪的話,請原諒我。但是那都是在私底下做的,因為那是我的問題,跟你無關。但是就某個角度來說是針對你,而你並不知道,所以需要對你道歉。」

這就應該在公眾場合做。那會讓人們互相幫助。而且對方也不會生氣,他會說:「不需要道歉。你沒有對我做什麼事。如果你現在感到清爽,那是個很好的練習。」

但是不要把你的負面、醜陋面帶到公開場合,否則你會為了要解決小麻煩而製造更大的麻煩。真的要非常小心。每一件負面的事情都必須私下單獨做。如果你要對此有任何公開的陳述––因為可能在你的意念中你恨著某人或藉著斯紙張殺了他––去到他那裡,謙虛地請求他的原諒。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我跟所謂的西方治療的不同點。它們沒有……它們的釋放是短暫的。

 

 

 

 

但是一旦你完全了解到所有的問題都是你的,你就知道那必須在私底下解決。

不要在公共場合清洗你的髒衣物。不需要。為什麼要不必要地把別人牽扯進來呢?為什麼要不必要地製造出你自己醜陋的樣子呢?

我想起了一個非常奇怪的故事。有一個大型會議,世界性的會議;有心理治療師、心理分析師、治療師以及所有其他的學校心理輔導者。有一位偉大的心理分析師正在讀一篇報導,但是他無法專心閱讀,因為他的注意力一直被一位年輕女人分散掉,她就坐在前排,然後一個醜老男人一直在玩她的雙乳,而她卻一點也不在意。

他讀不下他手上的報告。他試著用那份報告檔著躲在那個女人與老男人的後面,他忘了他讀到哪裡,所以搞得一團亂,最後他說:不可能。

這個會議無法了解是什麼不可能,還有,他為什麼有這種行為。他從來不曾……他是一位非常系統性的思考家,可是今天他卻胡言亂語。他一個句子讀了一半,然後跳到另一個完全不相關的句子,然後又翻到另一頁,現在他卻說:都亂了,我無法……

而他不能看這個剛好就坐在他面前的女人。有人站起來說:怎麼了?你為什麼要愚弄你自己呢?

他說:我沒有愚弄自己。這位年輕的女士是沒有做什麼,但是那個醜老傢伙正在玩她的雙乳。

年輕的女人說:「但是這不關你的事。你應該讀你的報告。即使我也不認為這是我的問題,所以為什麼要擔心我呢?

他有性壓抑;可能是有很久的時間無法吸母親的乳房。所以在這種年紀還……他肯定有八十歲了。而且他並沒有做任何傷害我的事。而且那不是我的問題,我為什麼要阻止他呢?況且那也不是你的問題,為什麼你會受到打擾呢?那只是他的問題。他應該接受心理治療,而他自己是一位偉大的心理分析師。事實上,他是我的老師。」

這個女人說的:他做的事情,不是我的問題。這需要非常整合的性格,非常清楚明確的見解,即使他對她做了些什麼,問題是他的。

她繼續說:為什麼我要受打擾呢?這個可憐的傢伙似乎因為他的童年而受苦著,卻從來不曾有過機會……現在他幾乎已經一隻腳踏進墳墓了。如果我能夠給他一些滿足,這沒有害處的。對我而言一點傷害也沒有,但是我很困惑你為什麼不看你的報告。你似乎就站在這個老傢伙的後面。你也有相同的問題。

這是事實。那個人也有相同的問題,否則,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的。他應該讀他的報告,讓那個老傢伙做他要做的事,如果年輕的女人不阻止他,甚至不管他,那就不關這個人的事了。

 

 

 

 

如果人們能夠管好自己的問題,不要四處散發……因為這麼一來這些問題就會被擴張。

這個老男人需要的就只是一瓶奶瓶,讓他晚上獨自一個人時能夠用奶瓶吸溫牛奶。反正是在黑夜,不論是奶頭或橡膠奶頭都沒有什麼不同。他需要的就是每天晚上一個小奶瓶,好讓他毫無問題死得和平。但是他卻把這個問題丟到這個毫無關聯的女人身上。

不只如此:某些跟這整件事毫無關聯的人也受到打擾,因為他也有相同的問題。

把你自己私人的問題留給你自己。團體治療沒有太多的幫助,因為你在團體裡面的東西無法用在社會上。而且團體無法成為你的一輩子,出了團體你還是再度有相同的麻煩。

我給你的是非常簡單的方法,你自己很輕易就能夠做得到。清理你的潛意識,然後換一個新人進入這個外在社會:柔軟的臉、乾淨的雙眼、更人性化的行為。

 

 

奧修:Transmission of the Lamp,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