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丟掉理想

丟掉理想

如果你有這種想當勇者的想法,那麼懦弱看起來就是醜陋的。但是懦弱就是懦弱,理想歸理想,那只是頭腦的幻想。

抹滅幻象進入真實,丟掉所有的理想,那麼生命就會開始整合。所有被拒絕的片段開始回家,被壓抑的東西開始浮現。你首次有完整的感覺,你不再是七零八落。

例如,如果我讓自己當個好人,當憤怒的感覺上來時,我不會讓自己認出並且接受它,因為好人是不會生氣的。
 

因此,為了在意識中有個人的整合,我必須首先堅持沒有事情是固定或永久的,我堅持自己只能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經驗在意識中升起的真實。

所以有時候我生氣,有時候我難過,有時候我忌妒,有時候我喜悅。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不論什麼都接受。這樣你會統合。這個「合一」是領悟最基礎的東西。

師父一定要幫助門徒面對並且整合這些在各個特定的片刻被他自己拒絕的經驗性向度,而不是試著幫他找出它相對的補償或是門徒覺得他應該要是什麼樣子,或者是想要保護、強調或證明自己。

我的目的,我的運作是從你身上拿掉所有的理想。你帶著理想而來,你要我增強你的理想,你要我支持你,幫助你達成你要的樣子。那可能是你到這裡來的動機,但那不是我的工作。

我的工作剛好相反:幫助你接受你原本的樣子,忘了所有你的幻想。我要你越來越真實,越務實。我要你根植大地,而你卻徘徊在空中,完全忘了大地。

是的,鑰匙總是在,但是只有為那些深植大地的人所準備。如果有一棵樹想要長高深入天空,與雲朵耳語,與風玩耍,與星群交流,那麼這棵樹的根必須非常非常深入大地。第一件事要做的事是讓根深入土地,接下來就讓它自己發生。根越深,樹就長得越高,其他的都不需要了。

 

 

我在這裡的努力就是把你的根深入真理的土壤裡。所謂的真理就是:你原本的樣子。

然後事情會突然間開始發生:你開始成長。那些你一直試著卻不曾達到的理想會開始自己出現。

如果有人能夠接受他原本的真實,就在那樣的接受之中,所有的緊繃都消失了。痛苦、焦慮、絕望,全都直接蒸發。當焦慮、緊繃、不完整、分開、精神分裂都不見了,突然間,喜悅、愛、慈悲就在那裡。這些不是理想,而是自然的現象。所有要做的就只是搬走這些理想,因為就是這些理想阻礙你的運作。越是理想主義者就越阻礙他自己。

聽起來或許奇怪矛盾:和平只有在痛苦中才找得到,絕不可能藉由對抗或逃離這個被認為是負面或痛苦的狀況下經驗到。

不錯,懦弱使你痛苦,恐懼使你痛苦,忿怒使你痛苦,這些都是負面的情緒。但是和平只有在接受並且經驗這個痛苦而不是拒絕它之後才會出現。拒絕它只會使你越來越渺小,越來越沒有力量。而且你的內在會總是在內戰中;一隻手對抗另一隻手,根本是在浪費你自己的能量。

記住一個非常基本的事:唯有與心理的痛苦溝通才能夠打開這扇解放與超越的門;唯有與心理的痛苦溝通。

 

 

 

 

所有的痛苦都必須被接受,必須與它對話。它就是你。

沒有其他超越的方法,唯一的方法就是接受它。

它有無限的潛能。忿怒是能量,恐懼是能量,所以懦弱也是。所有這些在你身上出現時都有巨大的動力,隱藏在你裡面巨大的量能。你變得更強壯、更寬闊,開始更有空間。那個時候你的內在世界更大了。

 

 

奧修:Unio Mystica,第一卷,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