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你需要雙翅飛翔

真正的問題不在於過度使用智力而是沒有使用情緒。情緒在我們的文明中被完全忽視,所以失去平衡,所以發展出失衡的性格。如果情緒也被使用就不會失衡。

智力與情緒必須維持在平衡的比例,否則整個人格會有病態。就好像只用一隻腳,一直都用那一隻腳,你哪裡也到不了卻把自己累壞了。你必須也使用另一隻腳。情緒與智力就像兩隻翅膀:當你只使用一隻翅膀時結果一定是挫折;永遠也到達不了那種同時使用兩隻翅膀時的極樂,平衡與和諧感。

不要擔心過度使用智力。只有當智力被使用時你才會觸及深度,只有在那個深度中才能激發你的潛能。用腦筋的工作並不表示你使用了聰明才智。用腦的工作是膚淺沒有深度的,沒有挑戰性。所以會感到無聊,它製造出一些無法享受的工作。只有當你的個體性受到挑戰時才會感到享受,你必須證明你自己且回應這項挑戰。在挑戰中,智力與情緒共同創造出各自的喜樂。

如果只有你人格的一部分運作而另一部分毫無作用,那麼這個人是分裂的。甚至運作的這個部分也無法真正運作,因為工作過度。人格是一種整體性,它絕對沒有區隔。事實上,整個人格是一個流動的能量。當能量被使用在邏輯層面時就變成智力,當被使用在情緒層面時就變成心。這是兩個分開的東西,卻是同一種能量流向不同的通道。

如果只有智力沒有心,你永遠無法放鬆下來。放鬆意味著你內在同一個能量正在不同的通道運作。放鬆絕對不是不工作的意思,它意味著在不同層面上運作,好讓過度運作的那一方放鬆下來。

一個持續做智力工作的人絕對無法放鬆。它沒有把能量轉到別的層面,所以他的頭腦持續不必要地只工作在一個方向。於是就會無聊;更多的思緒來來去去,能量被浪費掉。你沒有享受,相反地,你會對這個不必要的無聊感到失望厭惡。但那不是智力的錯。只因為另一個層面沒有被使用,這個門沒有打開,所以能量繼續在你裡面打轉。

絕對不能讓能量停滯。能量意味著永遠流動不停滯。放鬆並非能量的停滯或沉睡;在科學上,放鬆意味著能量流到另一個向度,流到另一個空間。

即便如此,或許空間也不一樣,如果不是進入跟之前相反的空間,頭腦還是無法放鬆下來。例如,如果你工作在科學問題的層面,那麼看小說會讓你放鬆下來。處理科學問題是絕對女性模式。即便如此你還是使用跟解決任何其他事情一樣的頭腦,你不是動態的,你只是接受者接受某些東西。除了這個相對一極的情緒被使用之外層面是一樣的。

同樣地,當我們有愛,智力完全無法運作。這是相當對立的能量:你人格的感性層面正在運作。智力必須透過愛平衡,愛必須透過智力平衡。通常你找不到這樣的平衡。

如果某人有愛而輕忽所有智力的事務,也會無聊。如果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戀愛中,愛也會變成緊繃。一旦挑戰消失,愉悅也會消失,有趣的感覺不見了變成只是工作。同樣的如果你忽略了人情緒的那一部分而只著重智力的工作也一樣。

這兩極必須平衡,唯有如此才會有完整以及具特色的人類誕生。

Osho: The Great Challe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