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生命並非哲學課程!

生命並非哲學課程!

回答你的問題意味著:給你一個你滿意的知性答案,而溶解你的問題意味著:給你一個方法,使你覺知到一點問題也沒有;所有的問題都是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所以不需要任何解答。

成道的意識沒有答案。

它的美就在於:沒有問題。

所有它的問題都被溶解消失。人們不是這麼想,他們以為成道者一定知到所有事情的解答。而事實上是,他完全沒有答案。他沒有問題。沒有問題怎麼會有任何答案呢?

Gertrude Stein,偉大的詩人,臨終時她的朋友圍繞在她身旁,突然間她睜開眼睛問:答案是什麼?

有人說:但是我們不知道問題怎麼會知道答案呢?

她最後一次打開眼睛說:好吧,問題是什麼?然後就離開人世。奇怪的最終陳述。

探索詩人、畫家、舞者或歌者的最終陳述是很美的。在陳述之中有某些極具意義的東西。

她先問:答案是什麼?–就好像這個問題不會因為不同的人而有所不同。問題肯定一樣,所以不需要明確的說出來。而且她很急,所以他沒有按照適當的線路先問問題然後聽回答。她直接就問:答案是什麼?

但是人們不了解每一個人都在相同的處境中:每一個人都是相同的問題。所以有一些白痴問:但是我們不知道問題怎麼會知道答案呢?

看似邏輯卻並非如此:那簡直是愚蠢,況且對一個臨終的人……然而這個可憐的女人得又打開她的眼睛說:好吧,問題是什麼?–然後是一片寧靜。

沒有人知道問題,沒有人知道答案。事實上,沒有問題也沒有答案,只是混亂與想法,於是有數不盡的問題與數不盡的答案,然後每一個答案產生更多的問題,沒完沒了。

然而有另一種生命方式:活在意識之中––沒有答案,也沒有問題。

如果Gertrude Stein臨終時我在場,我會對她說:現在不是擔心問題與答案的時候。記住,沒有問題也沒有答案,存在對問題與答案保持絕對的寧靜。這不是哲學課程。不帶任何問題與答案而去,只是寧靜、意識、和平地離開。

The Path of the Mys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