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記得!

記得!

有兩種可以讓自己從虛假的個性中分離的方式。
你不是你一直認為、感覺、想像或投射的樣子。

你純粹是觀照這個事實。
 

不論任何發生,你保持就只是覺知。你是覺知––那個身分無法被切斷,無法被否定。所有其他的一切都能夠被拿掉或否認。

覺知是最終的基礎。你無法否定它、無法消除它,無法從它裡面分離出來。
 

所以這就是過程:無法被丟掉,無法跟你分離的,就是你;可以被分離的,就不是你。

痛在那裡,過一下子它可能就不見了,但是「你」會在。快樂來了,走了;剛才還是,卻即將不是,但是「你」會在。年輕的身體,然後變老……所有的一切都是來了又走––客人來了又走––但是主人保持不變。

所以禪師說:不要迷失在客人群中。

記得你的主人,這個主人就是覺知、意識的觀照;什麼是你內在永遠保持不變的基本元素?只有那個,並且不認同你身上那些來了又走的一切。
 

但是我們認同客人。真的,主人是如此被客人佔據,他忘了。

木拉那斯魯丁為一些朋友以及陌生人開了一個舞會。舞會進行得很無聊,這個晚上有一半就只是浪費掉了,然後舞會還是繼續著。所以一個陌生人,並不知道木拉是主人,對他說: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舞會,這麼無聊。看起來好像永遠不會結束,我覺得好無聊,我想要走了。

木拉說:「你說了我剛才正想說的話。我自己以前從來沒看過這麼無聊單調的舞會,我也正想丟著不管,然後逃走。」所以他們倆個就跑走了。

然後到了街上木拉記起來說:「事情有點不對,因為現在我記起來我是主人耶!所以,對不起,我必須回去。」

我們大家都如此:主人迷失了,每一個片刻這個主人都被遺忘了。

這個主人是你觀照本身。痛苦來了,接著是歡樂;有快樂,也有不幸。每一個片刻,不論來到你身上的是什麼,你都與它認同,你成了客人。記得這個主人。當客人在的時候,記得主人。

有這麼多型態的客人:享樂、痛苦;你喜歡的客人,不喜歡的客人;你喜歡一起生活的客人,想要避開的客人––然而,都是「客人」。

記得主人。經常記得這個主人。歸於主人的中心。待在你的主人裡面,如此就會有一個分別;一個空隙:橋樑中斷了。當橋樑中斷時,就會出現脫離關係的現象。你知道你在這其中而不認同這其中。你是客人也仍然是主人。你不需要逃離客人,沒有必要。

That Art T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