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你吃進去的是甚麼

你吃進去的是甚麼

憤怒往內移並不好,因為那意味你的整個身心結構會被它毒害。如果你繼續長期這麼做…其實每個人都如此,因為社會教控制,不是蛻變。

社會說,控制你自己。可是因為控制,所有負面東西就這麼一層一層丟入無意識裡,而變成你裡面固定的東西。然後這就不是有時生氣有時不生氣的問題了,你根本就在憤怒中。有時候爆發,有時候因為沒有藉口或是還沒有找到藉口而沒有爆發出來。記得,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藉口!

你在憤怒中。由於你壓抑了太多的憤怒,現在沒有你不憤怒的時候;頂多,有時少一點憤怒,有時候多一些。你整個人被壓抑的毒素毒害。你帶著憤怒吃,當一個人不帶著憤怒吃,會有不同的品質:看他吃是很美妙的,因為他非暴力。他也許吃肉,但是他吃的時候不帶暴力,你也許吃只是蔬菜和水果,但是如果有憤怒被壓抑在裡面,你吃東西的時候也有暴力在裡面。

當你吃東西的時候,牙齒與嘴巴會釋放出憤怒。你把食物當成敵人一般咬碎。你知道當動物生氣時會怎麼做嗎?只有兩件事:牠們沒有武器也沒有原子彈,所以怎麼做?牠們不是用爪子就是用牙齒攻擊你。

爪子和牙齒是身體的天然武器。很難用你的指頭做任何事情,因為人們會會你說:你是動物嗎?所以唯一能夠表達憤怒與暴力的地方就只剩下嘴巴…即便如此你也不能咬人。那就是為什麼我們說:咬一口麵包,咬幾口。

你帶著暴力吃東西,好像食物是你的敵人一樣。記得,當食物變成敵人時就無法真的滋養你,只會滋養你所有你內在的病。越壓抑憤怒的人吃得越多,一直在你體內積聚不必要的脂肪。你有注意到肥胖的人幾乎總是帶著微笑嗎?即便沒有原因他們也會不必要的一直微笑,為什麼呢?因為這是他們的面具,他們太害怕他們的憤怒與暴力,所以一直把微笑帶在臉上,然後繼續吃進更多東西。

吃過多是暴力與憤怒行為。這會存在你的每一個生活行為與場合中。

你吃東西的時候就會生氣:看看人們吃東西或做愛時的樣子,憤怒已經滲入太深,甚至完全相反的愛也被毒害。還有像吃這麼中立的事情也被毒害。連只是打開門、把書放在桌上、拖鞋、握手都有憤怒,你已經是憤怒的化身。

因為壓抑緣故,所以頭腦分裂。 你接受的那一部分成為意識而拒絕的部分變成無意識。這種分裂不是自然的,那是因為壓抑導致分裂。而且你繼續把社會拒絕的垃圾丟進無意識中。但記住,不論你丟進去甚麼就會越來越成為你的一部分:它進入你的手,你的骨頭,你的血液,你的心跳。現在,心理學家說幾乎百分之八十的疾病是因為被壓抑的情緒造成的: 許多心臟衰竭表示太多憤怒被過度壓抑在心臟裡,心被毒害而產生太多的憎恨。

為什麼?人為什麼這麼壓抑以至於這麼不健康呢?因為社會教你控制而不是蛻變,蛻變是完全不同的途徑。首先,它根本不是控制,它剛好相反。

首先:控制導致壓抑,蛻變使你表達。不過你不需要把情緒表達在別人身上,因為那跟別人不相干。下一次當你感到生氣時,去繞房子七圈,之後坐在樹下看看憤怒走了沒有。你不壓抑它,不控制它,也沒有把它丟到別人身上。如果你把它丟到別人身上就會製造一連串事件,因為別人跟你一樣愚蠢,跟你一樣無意識。如果你把憤怒丟到某人身上,而這個人是個開悟者,那就沒有問題,他會幫助你卸下它並且發洩出來。但是如果這個人跟你一樣無知,那麼當你把憤怒丟到他身上他一定會反彈。他會把更多的憤怒丟在你身上,他跟你一樣壓抑。於是就會有一連串事件:你丟在他身上,它丟在你身上,然後兩個人變成敵人。

不要把它丟到任何人身上。這是一樣的道理:當你想嘔吐的時候你不會吐到別人身上。當憤怒需要吐掉時,你可以到廁所去吐掉,這樣可以清理你的全身。如果你壓抑憤怒是危險的,如果你吐掉之後會感到清爽,感到卸下重擔,然後感到健康,感覺很好。如果你吃的食物不對身體就會反映出來,不要強壓在裡面。

憤怒是一種心理層面的嘔吐。你接收進來的某些東西不對,而你整個心理系統要把它丟出來,但是不需要把它丟到別人身上。因為人們把憤怒丟在別人身上,所以社會要他們壓抑下來。

不需要把憤怒丟在別人身上。你可以去廁所吐或出去走一段路;這意味著你內在的某些東西需要快速活動好讓它釋放掉。只要一些慢跑你就會感到釋放,或是一直打枕頭,直到手和牙齒放鬆下來為止。五分鐘的發洩會使你感受到釋懷,一旦了解到這個道理,你就不會再把它丟到任何人身上,因為這絕對是愚蠢的行為。

蛻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表達,但不是丟在別人身上,因為如果你的表達是丟到某人身上,你無法全然表達。你或許想殺人,但那不可能;你可能想咬人,也不可能。但是你可以對枕頭這麼做。枕頭已經開悟了,它已經是個佛。枕頭不會反彈,不會控告你,也不會憎恨你,枕頭不會對你做任何事情。枕頭會很高興,它會對你笑。

第二件要記得的事情是:覺知。控制不需要覺知只需要機械性,就像機器人一樣:有憤怒,透過一種機制突然間你整個人變得狹窄封閉。如果你在觀照中,或許就不容易控制。

社會從來不曾教你觀照,因為當一個人能夠觀照時他的視野會更寬廣。那是覺知的一部份,當你有寬廣的視野同時又要鎮壓某些東西,矛盾就會出現。社會教你把自己封閉起來、藏起來;不要有細縫讓任何東西出來。

但是要記住:當任何東西都不能出來時,也不會有東西進去。當憤怒無法出來,因為你封閉,那麼如果你碰觸一塊美麗的岩石或看一朵花時,沒有任何東西會進入你內在,你的眼睛是呆滯且封閉。如果你親一個人,也不會有任何東西進入,因為你是封閉的。你過著毫無感覺的生活。

感受力透過覺知增長。控制把你變得遲鈍且毫無生命力,這是控制的機制之一:如果你的感覺遲鈍呆滯,就不會有東西影響你。就好像身體變成一座防禦的要塞一般。不再有任何事情會影響你,不論是侮辱或愛都影響不了你。

然而這種控制卻要付出非常大的代價,沒必要的代價。這變成你一生的努力:如何控制你自己?然後死了。你一生就這麼攜帶著這些晦暗與死寂的東西。

憤怒是美好的, 性是美妙的。但美好的事也可能變醜惡。那依你而定。如果你譴責它們,它們就變醜惡,如果你蛻變它們,他們就變成神性。

不控制,不壓抑,更多的覺知,這麼一來覺知就會從周邊轉移到中心點。

花落繽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