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改變情緒的訣竅

改變情緒的訣竅

這是很美的方法,會對你很有用處。

例如,如果你感到很不滿足, 怎麼辦?帕坦迦利 (Patanjali 享譽盛名的瑜伽倡導者)說反向思考:如果你感到不滿足,就想著滿足: 什麼滿足?

把平衡帶進來,如果你的頭腦在生氣,就把慈悲帶進來。當你想著慈悲,能量會馬上改變,因為它們是相同的;這是對立兩極的同一個能量。一旦你把慈悲帶進來,它就會吸收。生氣依然在那裡,可是你看著慈悲。

做一件事:準備一個佛像,因為它代表慈悲。每當你生氣時就進入房間看著佛像,像佛一般坐著,感覺慈悲。突然間你會看到內在有一個蛻變發生:生氣改變了,激動不見了…慈悲產升了。而這並非不同的能量;同一個能量(跟憤怒是同一個能量)因為蛻變而移向更高層次的品質。試著做看看。

記得,它不是壓抑。人們問我,帕坦迦利壓抑它嗎?因為當我生氣時,如果我想著慈悲,會不會是一種壓抑?不。它是昇華,不是壓抑。當你生氣時,如果沒有想到慈悲而只是壓抑憤怒,那麼它就是壓抑。你一直把它壓下去,還面帶微笑,表現得好像你並不生氣,而憤怒卻在那裡冒泡沸騰,準備爆發。那麼它就是壓抑。不,我們不抑制任何事,我們不製造微笑或其它的事。我們只是改變內在的極性。

對立的能量是相對的兩極。當你感到恨就想著愛,當你有慾望就想著無慾,那麼寧靜就會進入。不管發生甚麼事,帶入相反的能量,並且觀照你內在的發生。一旦知道這個訣竅,你就是自己的主人。現在你有了這把鑰匙: 任何時刻,生氣可以被轉變成慈悲、恨意可以被轉變成愛、悲傷可以被轉變成狂喜。痛苦之所以可以轉變成極樂,是因為痛苦與極樂是相同的能量,不是另外的能量。你只是必須知道如何引導它。

沒有壓抑,因為整個生氣的能量變成慈悲 – 已經沒有什麼東西要壓抑。事實上, 你已經透過慈悲來表達它。

有兩種表現的方式。目前在西方,發洩已經變得很重要。會心團體以及原始治療認為應該發洩。我自己的動態靜心也是一種發洩的技巧,因為人們已經遺忘了昇華這個訣竅。帕坦迦利根本不談發洩,為什麼不談論呢?因為人們知道這個訣竅,他們知道如何昇華,而你已經忘記了,所以只好教你發洩。

有憤怒在,它可以蛻變成慈悲,但是你不知道該怎麼做。它不像技藝那樣可以被教導,它是一種訣竅。你必須透過經驗而學習,沒有其他方法。就像游泳一樣:你必須親自游,然後做錯了,可能會發生危險了…有些時候你感到失落;感到生活迷網,沉悶。你必須經歷這一切之後,才搞懂這個訣竅。就這麼簡單,像游泳一般。

你是否注意到有些事一旦你學會了就不會忘掉,游泳就是其中之一。或像騎腳踏車,你學會了就不會忘掉。其他的東西你可能學會之後就忘了。你在學校學的一千零一件事情,現在幾乎全忘了。整個學校系統似乎是一種浪費。學習了之後卻沒有人記得。只為了考試…然後就結束了。沒有記住任何東西。但是游泳你不會忘掉。如果你有50年之久未曾去到河邊,而突然間被丟入河裡,你會再度像當時的樣子游泳,完全不會猶豫如何游泳,為何會這樣?因為它是一種訣竅,不會被忘掉。它不是學問,不是技藝,而學問、技藝會被忘掉, 但是訣竅呢?訣竅會深入你的本性而成為你的一部份。昇華是一種訣竅。

帕坦迦利從沒談過發洩,因為的緣故,我不得不談論它。一旦你了解了,並且也會昇華,發洩就不需要了,因為發洩就某個程度而言是一種能量的浪費。不幸的是,就現在的狀況沒有其它的方法。你已經壓抑了這麼多世紀,反而現在昇華看起來像壓抑,所以似乎只有發洩這個途徑。首先你必須被是放開來,讓自己稍微輕盈一些,稍微減輕卸下一些重擔,然後再來學習昇華的藝術。

昇華是把能量用在更高層次的方向,相同的能量以不同的品質來使用。你可以嘗試看看,你們很多人已經做動態靜心有很長的時間。試試看,下次當有憤怒或悲傷時,就只是靜靜地坐著,讓悲傷移向快樂 。你只是稍微幫助它,推它一把。不要過度,也不慌忙,因為悲傷一開始會不情願移向快樂。這是因為幾世紀、很多世以來你從來不被允許移向那個方向,所以會不情願移動。

就好像你強迫一隻馬轉向牠不曾走過的新道路一樣,牠會不情願。牠會想要回到舊的道路模式;回到舊路上一樣。但是如果你慢慢地說服它、誘導它;告訴悲傷:不要害怕,那裏真的很棒!到這裡來,你會變得開心,這裡沒甚麼不對勁,也沒有不可能的事?

只是說服而已;跟你的悲傷說話,突然間會有一天你發現悲傷已經移向新的通道:它已經變成快樂了。

Yoga: The Alpha and Omega Vo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