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問題是自我的補帖

問題是自我的補帖

自我不會對小土堆般的事情感到滿意或自在,它要像山岳那麼大。即使是痛苦,也不應該只是小土堆,應該要像聖母峰。即使痛苦,自我也不要平凡的痛苦,它要非凡的痛苦!

人們一直不斷地沒事生端。我已經對數千人講述他們的問題,還沒有遇到一個真正的問題!所有的問題都是膺品,是你製造出來的,因為如果沒有問題你會感到空虛。沒有什麼是好做,沒有東西可以抗爭,沒有哪裡可去。人們從一個古魯換到另一個古魯,從一個師父換到另一個師父,從一個心理治療師到另一個,因為如果不繼續,它們會感到空虛,然後突然間感到生命的無意義。所以就製造問題好讓你覺得生命是一件大工程、是一種成長,而你必須辛苦奮鬥。

自我只有奮鬥中才能生存,記得,戰鬥的時候。如果我告訴你:殺三隻蒼蠅你就會成道。你是不會相信我的。你會說:三隻蒼蠅?不需要太努力我就可以成道?似乎不可能。如果我說你必須殺死七百隻獅子,當然那看起來以較像!問題越大,挑戰就越大……你的自我就是因為挑戰而升起高飛。是你製造出問題,問題並不存在。

神父、心理治療師以及古魯,他們都很高興,因為他們的行業是因為你而生存。如果你不無中生端,然後再把小問題搞得像山那樣,那麼古魯要幫你什麼呢?首先你得是個需要別人幫助的樣子。

真正的師父一直說的是其他的東西。他們一直在說:請看看你在做什麼,你做的事有多愚蠢。你先製造一個問題出來,然後再跳進去找解答。只要看看你為什麼製造問題,剛好就是開端,你製造問題的時候,那裡就是解答:不要製造它!但那不合你的胃口,因為這麼一來你就被驟然拋回你自己。沒有事做?沒有成道?沒有頓悟?沒有三昧?你深深地處於不安、空虛之中,試著要用任何東西填補自己。

你沒有任何問題,這是你唯一要了解的。就在此刻,你可以丟掉所有的問題,因為那些都是你製造出來的。用另外一個角度看待你的問題:你越深入看,他們就變得越小。繼續看著他們,然後他們會慢慢地消失。繼續盯著,然後突然間你發現那裡是一片空無。沒有什麼事情要做,不需要成為什麼,因為你已經是了。

成道不是某種要被達成的事情,它只是要被經驗。當我說我成道了,意思就是:我決定經驗它。夠了就是夠了!從此我就住在那裡面了。這就是決定:現在你不再有興趣製造問題,所有的問題。這是決定:現在你不再做這些製造問題然後找尋解決的蠢事。

所有的這些蠢事都是你跟自己玩的把戲:把自己藏起來,然後自己再去找,自己跟自己玩捉迷藏。然而你知道的!那就是為什麼當我這麼說的時候你笑了。我不是在說任何荒謬的事,你知道的。你在笑自己。看著你自己的笑,你知道的!那就得是如此,因為那是你自己的把戲:你躲起來,然後等待自己找尋,然後發現你自己。

你現在就能夠找到你自己,因為是「你」自己躲起來。那就是為什麼禪師不斷地敲。任何時候有人來說:我想要成佛。禪師就大發雷霆,因為他正在說蠢話,他「就是」佛。如果佛陀來問我如何成佛,我該怎麼做呢?我會敲他的頭。你以為你在愚弄誰呢?你就是佛!

不要給自己製造不需要的麻煩。如果你觀照你是如何讓問題越來越大,如何編造它,並且如何讓這個輪子越轉越快,這份了解會使你頓悟。然後突然間你站在痛苦的頂峰,你就在整個世界共同的需要中。

自我需要一些問題。如果你了解這件事,在了解中,山岳會再度變成小土堆,然後小土堆也會消失。這就是成道。深度的領悟到:沒有問題。當沒有問題需要解決時,你會做什麼呢?馬上,你會開始經驗。你會吃、你會睡覺、會愛、聊天、唱歌、跳舞。還有什麼其他的事情要做呢?你已經變成神,你已經開始經驗!

如果人們能夠多跳點舞、多唱點歌、稍微瘋狂一點,他們的能量將會更流動,然後他們的問題就會慢慢地消失。因此,我非常堅持跳舞。跳到高潮,讓整個能量變成舞蹈,然後突然間你會發現你沒有頭。卡在頭腦的能量正四處流動,創造出美妙的舞姿、畫面與動作。當你跳舞時當身體不再僵硬,會有一個片刻,身體變得柔軟、流動。當你跳舞時,會有一個片刻,你的界線不再那麼清楚,你溶入宇宙中,界線就混在一起。如此你就不會製造問題。

生活、跳舞、吃、睡覺,盡可能全然地做事情。並且牢記:當你抓到自己正在製造麻煩時,馬上滑出來。

Ancient Music in the P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