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淘氣者之道

淘氣者之道

憤怒與悲傷是兩個相同的能量。悲傷是靜態的憤怒,憤怒是動態的悲傷。悲傷容易顯現,憤怒似乎難以表達,因為你太傾向靜態。

不容易讓一個悲傷的人生氣。如果你能夠讓一個悲傷的人生氣,他的悲傷會立刻消失。很難讓一個憤怒的人悲傷。如果你能夠讓他悲傷,他的憤怒會立刻消失。

我們所有的情緒都是在基本的兩極流動:男人與女人,陰與陽,雄性與雌性。憤怒是陽性,悲傷是陰性。所以如果你傾向悲傷就不容易轉向憤怒,但是我要你轉變。只是內在的爆發沒有太大的用處,因為你還是在找靜態的方式。不,把它帶出來,表達出來。即使看似愚蠢也無所謂。讓自己變成小丑,就是把它帶出來。

如果你能夠在忿怒與悲傷之間流動,兩者會變得一樣容易。你會有一個超越,然後就有能力觀照。你可以站在螢幕後面看著這些戲碼,然後你就能夠超越兩者。但是首先你必須能夠容易地在這兩端移動,否則你傾向悲傷,當一邊是沉重的就難以超越。

記得,當兩個能量,相對的能量,剛剛好相當,一半一半,就很容易從它們之中跳脫,因為他們彼此對抗彼此削弱對方,那麼你就不會被任何人夾住。你的憤怒與悲傷各五十五十,相等的能量,所以它們彼此抵銷。突然間,你自由了,你於是能夠滑出來。但是如果悲傷佔七十,憤怒三十,這樣就很難。百分之三十的憤怒對百分之七十的悲傷,意思是百分之四十的悲傷還在,那就不可能……你無法輕易的滑出來。還有百分之四十圍繞著你。

所以,這是內在能量的基本法則之一:總是讓相對兩極來到對等的狀態,然後你就能夠溜出它們之外。就像是兩個人對打時,於是你就能夠逃離。他們忙於他們自己的事,所以你不用擔心,你可以逃開。不要讓頭腦進入。只是把它當成一項練習。

你可讓它成為你每天的練習,不要想等待它來。每天你必須生氣,這樣會比較容易。只是跳、跑、大叫,然後把它帶出來。一旦你能夠毫無理由的把它帶出來,你會非常快樂,因為現在你有自由了。否則甚至憤怒也是被情勢所控制。你不是它的主人。如果你無法把它帶出來,你如何丟掉它呢?

葛其夫一向教導他的門徒:絕對不要從丟掉東西開始。先從帶入開始,因為唯有當一個人能夠創造憤怒才有能力要求丟掉它,簡單的數學。所以葛其夫會告訴他的門徒先學會怎麼生氣。每一個人都坐著,突然間他說:一號,站起來,發怒!那看起來很荒謬。

但是如果你能夠讓它出來……而且它隨時都在,就在角落,你只需要把它拉出來。當任何人挑起一個藉口它很容易就出來了。某人侮辱你,它就在那裡。所以為什麼要等別人來侮辱你呢?為什麼要被別人支配呢?為什麼不能自己把它帶出來呢?你自己帶出來!

一開始那看似笨拙、奇怪、難以置信,因為你已經相信是侮辱你的人製造出忿怒的。那不是真的。憤怒一直都在,某人只是挑起藉口讓忿怒出現。你可以給自己一個藉口。想像一個你曾經生氣的情況,然後開始生氣。對牆壁說話,不久牆壁也會對你說話。就是完全地發瘋。你必須把忿怒與悲傷帶到相同的狀態,讓彼此的份量剛好一樣。他們會彼此抵銷掉,然後你就可以溜掉。

葛其夫一向把它稱為「淘氣者之道」,把內在的能量帶到這麼相對的情況,讓它們捲在一起,彼此消耗,然後你就有機會逃開。試試看,好嗎?

奧修,Get Out of Your Own Way,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