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Emotional Ecology 快樂:心理學的口臭

快樂:心理學的口臭

你會執著於痛苦是有原因的,只要看深入你的不幸,就會找到理由。然後再看看那些偶爾你允許你自己喜悅的片刻,比較一下這兩者的不同。你會看到一些東西……

 
當你受苦時,你是一個遵奉者。
 

社會喜歡它,人們尊敬你,你受到極大的尊敬,甚至成為聖人;也就是說你們所謂的聖人全都是不幸的。不幸的兩個大字就寫在他們的臉上、他們的眼裡。因為他們受苦,所以他們反對所有的喜悅。他們譴責所有的喜悅,說那是快樂主義,說那是罪惡。他們受苦,同時也要看到全世界都受苦。事實上,只有在痛苦的世界裡才會想到要當聖人。在快樂的世界中,這些聖人都要被送去醫院做心理治療。他們是病態的。

 
看深入你的悲苦,你會發現某些既定的基本事情。一:它給你尊敬。人們覺得對你更友善、更同情。如果你受苦就有更多的朋友。
 

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世界,某些基本東西走岔了。不應該如此的;快樂的人應該有更多的朋友。但是當你快樂時,人們卻忌妒你,他們不再對你友善。他們覺得受騙;覺得你有些東西已經跟他們不合。你為什麼會快樂呢?所以幾世紀下來,我們學會了一種微妙的手法:壓抑快樂,表現悲苦。那已經變成我們的第二自然。

我的門徒必須丟掉這整個結構。你必須學會怎麼快樂,必須學習尊敬快樂的人,並且學習給快樂的人更多的注意力,記得。這是對人類最偉大的服務。

 
不要過於同情受苦的人。
 

如果有人不幸,協助他們,但是不要同情。不要讓他們覺得不幸是值得的東西。讓他清楚地知道你會幫助他,但不是出於尊重,只是因為他遭受不幸。而你不做別的,只是著把他帶出他的悲苦,因為悲苦是醜陋的。讓他覺得悲苦是醜陋的,受苦不是美德,你也不是在為人類謀最大的服務。

 
快樂起來,尊敬快樂,幫助人們了解快樂是生命的目標:「satchidanand」。
 

東方的神秘家說神性有三個品質:「sat」–真理、存在,「chit」–意識、覺知。以及,最終的,最高頂峰「anand」–極樂。任何有極樂的地方就有神性。

 
任何時候當你看到一個喜樂的人,敬重他,他是神聖的。
 

而且任何地方你覺得那裡聚集了喜樂、歡慶,把它看成聖地。

 
我們必須學習全新的語言,唯有如此這個老舊陳腐的人類才會被改變。我們必須學習健康、完整、快樂的語言。
 

那麼做會有困難,因為我們對苦難有很大的投資。

那就是為什麼這麼難快樂卻這麼容易受苦。

 
下週:第三集,領悟力:維持現狀的殺手
 

智慧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