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The Other: Myself 奧修說的友誼是什麼?

奧修說的友誼是什麼?

你的問題非常錯綜複雜。在你了解什麼是真正的友愛之前必須先知道其他的事情。

首先是友誼。友誼是一種沒有任何生物能色彩的愛。它不是你知道的一般男女朋友的情誼。用「朋友」這兩個字以任何方式跟生物能有關聯是十足愚蠢的。那是迷惘瘋狂的。你是被生物能以生殖的目的所利用。

如果你認為你有相愛的人,那是錯誤的,那不過是賀爾蒙的吸引。你的化學作用會改變,然後你的愛就不見了。只要打入賀爾蒙,男人能夠變成女人,女人也能夠變成男人。

友誼是一種沒有任何生物能色彩的愛。它已經是一種稀有的現象。過去它曾經是一件偉大的事,但是過去一些偉大的東西已經完全消失了。很奇怪,醜陋的事不容易消失,它們很固執,而美好的東西卻非常脆弱,很容易枯萎消失。

現在,友誼被當成與生物能、經濟或社會學有關,被看成與人相識的熟悉度。但是友誼意味著:如果需要,你會準備好甚至犧牲你自己。友誼意味著:你把某人看得比你自己還重要。那不是交易,那是純粹的愛。

這樣的友誼即使在現在的狀況依然可能。即便無意識的人也會有這樣的友誼。但是當你更覺察到你自己時,友誼就會轉入友愛。友愛有更寬廣的內涵、更大的空間。跟友愛相比友誼就是小東西。友誼可能會破裂,朋友可能變成敵人。每個友誼都有這種本質的可能性。

我想起馬基維里,他偉大的著作「君王論」引導了全世界的君王,他的方針之一是:絕對不要告訴你的朋友任何不能對敵人說的話,因為今天的朋友可能明天會成為你的敵人。接下來的建議是:絕對不要說任何反對敵人的話,因為敵人可能明天會成為你的朋友。如此一來你會很不好意思。

馬基維里給了我們一個非常清楚的洞見:我們平庸的愛會變成恨,我們的友誼隨時可能變成敵意。這就是人的無意識狀態;愛的背後隱藏的正是恨,你恨的這個人你也愛他,只是你沒有察覺而已。

只有當你是真實的、完全覺知你自己,才可能有「友愛」。透過覺知,當愛升起時那就是友愛。友愛絕對不會變成相反的品質。記住這個準則,生命最偉大的價值是那些不會變成相反品質的東西,事實上,他們沒有相對性。

你問什麼是真正的友愛?那需要你內在極大的蛻變才能嚐到友愛的滋味。就你現在的情況,友愛就像是遙遠的星辰。你可以遙望星辰,對它有知性上的了解,但也只是停留在知性上的了解,而不是存在性的經驗。

除非你自己嚐過友愛的滋味,那不容易,否則幾乎不可能區分友誼和友愛。友愛是最純粹的東西,你可以把它視為愛。它是如此純粹,你甚至不能說它是花,你只能說它是芬芳;你感覺得到,經驗得到,卻不能抓著它。它在,你的鼻孔充滿著它的芬芳,你整個人都被它圍繞著。你感受它的振動卻抓不住它,這如此巨大浩瀚的經驗,我們的雙手顯得太渺小。

我說過了,你的問題非常複雜,並非問題本身而是因為你。你還不到經驗友愛的點上。讓自己真實、真誠,然後你將會知道最純粹的愛;就像愛的芬芳時時圍繞著你。那個最純粹愛的品質就是友善。

友誼有一個對象;某人是你的朋友。有一次佛陀被問到:成道者有沒有朋友呢?他說:沒有。發問者很震撼,因為他認為成道者必定整個世界都是他的朋友。然而不論你是不是被嚇到,佛陀是對的。當他說成道者沒有朋友時,意思是:他不會有朋友,因為他不會有敵人。兩者是在一起的。會有友愛,但不是友誼。

友愛是沒有對象、沒有焦點的愛。它不是合約–不論是說出來的或暗示的。不是一個人對應到另一個人,而是一個人對應到整個存在,人只是一小部份,因為還有樹、動物、河流、山、星辰都包含在內。每一樣東西包含在友愛之中。

友愛純粹是你真誠的方式,你流露它。它是自然發生的,你不需要讓它出現。任何靠近你的人都感覺得到這份友愛。這並不代表你就沒有敵人。對你而言,你將不會是任何人的敵人,因為你不再是任何人的朋友。但是你的高度、你的意識、你的喜樂、寧靜與平和將會惹腦許多不了解你的人而變成你的敵人。

事實上,成道者比未成道者有更多的敵人。未成道的人有一些敵人,一些朋友。成道者有幾乎全世界的敵意指向他們,因為瞎子無法原諒有雙眼的人,無知者無法原諒知者。他們無法愛一個已經到達他最終滿足的人,因為那傷了他們的自我。

就在幾天前我收到來自美國不同監獄的四封信。這四個囚犯都想要成為門徒。其中一位美國囚犯一直在看我的書。自從我待在那個監獄一天,典獄長與囚犯都對我有興趣,他們一定買了我的書。

這個囚犯一直在讀那些書。雖然他是美國人,他寫說:「奧修,讀你的書,聽你在電視上的講話,以及當你在這個監獄的那一天,我當時也在,」他已經在那裡五年了。「對我而言那是喜樂的經驗,我永遠忘不了我們共處在這間小房間的那一天,那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我內在一直有些東西想對你表達;當看到你的那一瞬間我就斷定你沒有犯罪,但是清白無罪似乎比任何事情還更罪過。因為你的談話在電台與電視上播放,全國都在看你的書,當你比美國總統還重要時,這引發了摧毀你的整個社區與監禁你的整個過程。只為了要羞辱你。

我很驚訝一個囚犯會有這樣的洞見。他的意思是:像你這樣的人一定會被譴責,因為即使最偉大最有權力的人在你的意識與高處之下都顯得像侏儒,這是你的過錯。他是在告訴我:如果你不是這麼成功的話就不會有人理會。如果你的社區不是那麼的成功,不會有人來打擾你的。

成道者沒有朋友也沒有敵人,只有純然的愛,沒有對象。他準備好要把愛倒入任何準備好的人的心中。那是真正的友愛。

因為這樣的人會挑起許多人的自我,會傷到那些認為自己是非常重要有權力的人。總統、女王、總理以及國王都會立刻感到擔心。一個沒有權力的人突然間成為人們注意的焦點,比那些有權有名有利的人還吸引人。這樣的人無法被寬恕。不論他有沒有犯罪都必須被譴責。然而成道者是無法犯罪的,根本就不可能。但是純真、友愛、無條件的愛、只是成為自己,就足以處啊許多人的自負反對你。

所以,當我說成道者沒有敵人,意思是:從他的角度而言沒有敵人。但是從另一面而言;當他越在高處就越使他們對抗他、憎恨他、譴責他。幾世紀以來就是這麼發生的。

Nirvano幾天前才剛告訴我,那一天我被罰了四十萬美金,超過一千萬印度盧比。他們清楚的知道我一毛錢也沒有。為Nirvano工作的律師告訴她說:他們又再度做了。她問他:你在說什麼?他說:沒錯,他們再度做了,他們再度把耶穌釘上十字架,再度懲罰一個完全純真的人,只因為他的純真傷了他們的自我。

知性上的了解是不夠的,雖然不錯,因為他或許能夠幫助你朝向存在性的經驗,但是唯有經驗才能給你十足超級甜密、美妙、神性與真愛的滋味。

Osho:Satyam Shivam Sundram 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