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The Other: Myself 人類的殘忍

人類的殘忍

兩者都是。

首先,人們身上有某些讓他走入歧途的東西。其次,有些人的興趣就是把人類帶向歧途。兩者一起就創造出虛假、不實的人性。他的心渴望愛,但是他的制約不讓他愛。

這就是問題。孩子帶著一顆渴望愛的心誕生,然而同時也帶著一顆可能會被制約的頭腦出生。
 

社會一定會制約頭腦來反對心,因為心總是反叛社會,它總是跟隨它自己的方式。

它無法被製造成軍人。它會變成詩人,歌者、舞者,但是無法變成軍人。

心,可以為了個體性而受苦、為了它的個體性與自由而死,但是卻無法被奴役。這就是心。但是頭腦……孩子帶著空白的頭腦出生,就像機器一樣,你可以用你要的方式安排它。它會學習你教它的語言、宗教與道德觀。它是電腦,你只要輸入資料。而且每一個社會,當心與頭腦之間有衝突同時會讓頭腦越來越強勢,讓頭腦勝利。但是每一次頭腦壓倒心的勝利就是不幸。那是別人壓倒你本性、自性的勝利。,他們培育你的頭腦以便為他們的目的服務。

所以頭腦出生時是空的,像電腦,你可以輸入任何東西在裡面。經過二十年的教育你能夠讓它強壯到忘了你的心,然後你會總是不幸福。不幸福是因為只有你的心會給你喜悅、快樂;使你舞蹈。

 

頭腦會算數,但是不會唱歌。那不是頭腦的能力。所以你把你的心與頭腦中的社會撕成兩半。當然你是帶著這兩個中心出生,每個人都如此,那就是難題。

然後一個中心是空的。比較高級的社會會依據心來使用。那就會是很棒的生命,充滿歡慶。但是直到目前為止我們是生活在醜陋、腐敗的社會中。他們利用了頭腦,那就是弱點:頭腦會被利用。

共產黨以一種方式使用它,法西斯在德國以另一種方式使用它,所有的宗教以不同的方式使用它。然而那是每一個人的弱點,因為你生來就是空白的頭腦。事實上那是存在的祝福,卻被誤用、剝削。它給你時是空白的,為的是讓它能夠完美地卑屈在你的心、渴望與潛力之下。那沒有錯,但是這個世界上的既得利益者卻找到了好機會,利用頭腦來對抗心。所以只要你一直處於悲慘中,他們就能夠用任何他們要的方式剝削你。

那就是為什麼整個世界充滿不幸。

 

每一個人都要被愛,每一個人都要愛,但是頭腦卻是這麼一個障礙,既不讓你愛也不讓你被愛。頭腦兩邊都阻擋,然後摧毀一切。

甚至偶而你遇到一個感覺想愛的人,你的頭腦也不會安分下來。他們已經被不同的系統、不同的宗教、不同的社會訓練過。

快樂是每一個人與生俱來的權利,不幸的是,這個社會;我們共同生活的這些人,這些把我們帶到這個世界上來的人,從來沒有想過任何這些事。他們只是像動物一樣把人生出來,甚至比動物還糟糕,因為至少動物沒有制約。這個制約的過程必須被徹底改變。頭腦必須要被訓練成心的僕人。

 

 

邏輯必須服務愛。那麼生命就可以是許多光的慶典。

 

Beyond Psych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