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The Other: Myself 信任

信任

信任自己才能夠信任別人。不信任自己無法信任任何人。信任來自於對自己的信任。如果你不信任自己,你就無法信任我,無法信任任何人。如果你不信任你自己,你如何能夠信任你的信任呢?重點是你的信任。或許你信任我,但那還是你的信任:你信任我卻不信任你自己。所以問題不在我,那是關於你自己的一個深度的問題。

這些無法信任他們自己的人是誰?有些東西在某個地方出錯了。首先,這些人沒有非常好的自我定位,他們會譴責自己。他們總是有罪惡感,總是覺得做錯。他們總是防衛並且試著證明他們沒有錯,但是在內在深處卻感覺他們是錯的。這些人,以某種角度而言,缺少的是一種愛的氛圍。

心理學家說:無法信任自己的人一定跟母親有一些根生蒂固的問題。母親與孩子的關係有某些地方並沒有自然發展。因為母親是孩子第一個經驗的人,如果母親信任孩子、愛這個孩子,孩子會開始信任與愛母親。孩子透過母親覺知到這個世界。母親是他進入世界之窗。

慢慢地,如果母親與孩子之間有美好的關係、回應、深度的能量流動……那麼這個孩子也會開始信任別人。因為他的第一個經驗是美好的,他不會認為第二個經驗會不會不好。他非常相信這個世界是善良的。

如果你的童年圍繞在愛的氛圍中,你會有宗教性,會有信任。信任會是你本然的品質。當然,除非有人極力要使你不信任,否則你不會懷疑任何人。而你的不信任也只是例外。有人欺騙你,極力破壞你的信任,或許你不會再信任這個人,但是你不會因此而懷疑全人類。你會說:這只是一個人,還有千百萬人,為什麼要因為一個人而懷疑全部的人呢?

但是如果缺乏基本信任,而且你跟母親之間的連結有問題,那麼懷疑就會變成你的基本品質。如此一來,當然你會不信任。這不需要任何人證明。你不信任別人,如果有人要你信任他,他必須要非常費力。即使如此,你只會有條件的信任他。即使如此,你的信任也不會很廣泛;只會很狹隘的針對某一個人。那就是問題。

古時候的人非常有信任度。「Shraddha」–信任,是既有的品質,根本不需要培養。事實上,如果有人要變得很懷疑還得要好好地受訓一番。人們很自然地具有信任度,因為他們愛的關係非常地深。在當今的世界,愛已經消失了,而信任是愛的最高點、愛的精華。當愛消失時;孩子出生在父母並不相愛的家庭裡,孩子生出來了,而母親卻不照顧他們,不管他們怎。事實上,她很惱怒,因為孩子是個麻煩,孩子打亂了她的生活。女人要逃避孩子,好像他們的出現是意外似的。於是就形成了一種深度的負面態度。孩子接收了這個負面態度,從一開始就被毒化了。他無法信任母親。

……人生觀並非無中生有,它來自你自己的存在與生活的經驗。如果這個孩子與母親有深度的愛,母親也展現她的愛,那就是他對以後所有信任的開端。那麼這個孩子會與女人、朋友有深情的關係,將來也能夠臣服於師父,讓自己完全融入在神性之中。但是如果缺乏基本的連結,沒有基礎,而你費力地嘗試,會變得更困難。那就是我對發問者的感覺。

「我必須很費力地信任」,對,因為信任是養分。沒有信任你會感到飢渴。信任是生命中最細緻的養分。如果你不能信任就無法真正生活。你總是在恐懼中,被死亡所圍繞著而不是生命。如果內在有深度的信任,你的整個視野都會改變。那麼你就回到家了,不再有衝突。你不再是世界上的陌生人;不是外星人,不是異鄉人。你屬於這個世界,世界也屬於你。世界因為有你而快樂,世界會保護你。這種強而有力的保護感給予你勇氣朝向未知的道路。

當母親在家時孩子就有勇氣。你注意過嗎?他會跑到街上,會在花園中行動,會做一千零一件事。如果母親不在家,他只會坐在裡面,他會害怕。他走不出去,沒有保護的氛圍。感覺就像是外星人。

如果你的童年有愛與信任的滋養,你對自己會有一種美好的自我定位。如果你的父母曾經真的深愛彼此,並且因為你是他們愛的結晶、愛的頂點而感到很高興有你;如果他們深愛彼此,那麼你就是從他們愛之中誕生的一首歌。你是他們曾經愛過彼此的見證。你是他們的創造:他們因為有你而感到快樂,他們接受你,並且接受你本然的樣子。即使他們幫助你也會以一種深愛的方式幫助你。即使有時候他們說:不要這麼做。你也不會感到被傷害或侮辱。事實上你會覺得受到關注。

但是如果缺乏了愛,而父母老是說:不要做這個,做那個。孩子慢慢地認為:我不被接受本人的我。如果我做某些特定的事就會有人愛,如果不就不會有人愛。如果我做別的事,他們會恨我。

所以他開始退縮,他純然的本性不被接受也不被愛。當愛是有條件的,信任就不見了。這麼一來他絕對不會有出色的自我定位。因為映入你眼中的第一印象是母親的雙眼,如果你看到的是快樂、祝福、興奮與狂喜的眼睛看著你,你知道你是有價值的,你知道你有內在價值。這樣就很容易信任、很容易臣服,因為你不會害怕。但是如果你認為你是錯的,你會總是試著要證明你是對的。

人們變的好辯。所有好辯的人基本上對他們自己並沒有好的定位。他們非常防衛易怒。如果你對一個好辯的人說:這件事情你做錯了。他會立刻憤怒的跳到你身上。他甚至連一點友善的批評都無法接受。但是如果他是自我肯定的,那麼他做能夠傾聽、能夠學習、能夠尊重別人的意見。或許別人是對的,即使他們是對的,他是錯的,他也不會擔心,因為那不重要。在他的眼裡他依然是好的。

人們很棘手。他們不要批評,他們不要別人對他們說做這個不要做那個。而這些人認為他們不臣服是因為他們太強勢。其實他們是病了、神經質。只有有強度的人才會臣服。懦弱的人絕對不會臣服,因為他們認為臣服會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虛弱的。

他們知道他們虛弱,知道他們的自卑情結,所以他們無法彎下腰來。對他們來說這是困難的,因為彎腰鞠躬等於承認他們的卑微。只有優等人能夠鞠躬,低等人絕對不會鞠躬。他們無法敬重任何人,因為他們無法敬重他們自己。他們不知道什麼是敬重,他們總是害怕臣服,因為臣服對他們而言等於虛弱。

所以如果你不容易信任,你必須回頭深入你的記憶,回到過去清理還留在過去的印象。你的過去一定有一大堆的垃圾,卸下這些垃圾。關鍵在於:不只是回到過去的記憶,而是再次經驗它。

讓它變成靜心。每一天晚上花一個小時的時間回溯。找出所有童年時期所發生的事情。越深入越好,因為我們隱藏了童年時期所曾經發生過的許多事情而不曾讓它們浮出意識層面。讓它們浮出表面,每天都進入,你會感到越來越深。首先你會記得當你四或五歲時在某個地方,然後你無法回溯到比這更遠的時期;你會覺得突然間有一道萬里長城擋在你面前。不過你還是進入。慢慢地,你會發現自己進入更深:三歲、兩歲。

已經有人回到從子宮出生的那一點,有些人甚至回到子宮時的記憶,有些人更回溯到那之前當他們另一世死亡的時刻。

如果你能夠回溯到你出生的那一刻,從新經驗那個片刻,那會是深層極度的痛苦。你會幾乎覺得好像重新生出來一般。你可能會像嬰兒第一聲的哭喊一般哭喊。你會好像嬰兒剛從子宮出來時感到窒息那種感受,因為嬰兒會有幾秒鐘無法呼吸。巨大的窒息,然後哭喊,然後能夠呼吸,於是通道敞開了,肺部開始運作。你可能需要進入到那個點。

從那個點回來。每天晚上再進入,然後回來。那需要至少三到九個月的時間,每天你都會感到更沒有負擔,然後信任會同時出現。一旦過去清楚了,你也看到了所有的發生,你就從過去自由開來。這就是關鍵:如果你覺知到任何你記憶中的事情,你就從那件事被釋放開來。覺知帶來解放,無知製造束縛。有了覺知就有信任的可能性。

心理治療師已經了解到這件事:愛是食物。如果在20年前有人說:愛是精緻的能量,科學家一定會大笑。他們會認為你是詩人,你活在夢幻之中。愛與食物?胡扯,但是現在科學研究家說:愛是食物。用食物餵嬰兒時,是滋養他的身體,如果沒有給予愛,他的靈魂得不到滋養。靈魂無法成熟。現在有一些方法可以測量孩子是否被愛、是否得到他需要的溫暖。在醫院中,你可以給予孩子所有他需要的營養品、醫療。把母親移開,給他牛奶、醫藥、照顧、所有的事情,就是不抱他、不親他、不碰他。

已經有多的實驗證明。嬰兒慢慢地開始自我萎縮,開始生病。大部分的例子是孩子死了,完全找不出看得見的原因。或者,如果他存活下來了也只能活在最低限度:他會變成低能、白痴。他會活下來,但是卻是活在邊緣。他絕對不會深入生命,他沒有能量。擁抱嬰兒;把你身體的溫暖給予嬰兒是一種食物;非常細緻的食物。這件事現在越來越被認知。

讓我給你們一個預言:二、三十年之後,心理治療師將會揭示:信任是一種更高級的食物,一種更大的能量,比愛還高級……就像祈禱。信任是虔誠,但是它非常精緻。你感覺得到。如果你有信任,你會突然間看到跟我在一起你正走在偉大冒險的途中,你的生命立刻有所改變。如果你沒有信任,你就只能站在那裡。我一直說,不斷地拉你,你卻卡住了,你總是不知怎麼的錯過我。讓你的信任升起。信任是你和我之間的橋樑。那麼平凡的話會變得光亮,只是我的「在」就能夠變成子宮,讓你重生。

一般人信任是因為害怕,他們需要有人可以抓著,他們害怕,他們需要某人的手,他們看著天空向上帝禱告只是為了讓自己不害怕。你注意過嗎?有時候當你晚上走在黑暗的路上你會開始吹口哨或唱歌。那並不會有幫助。但總是有幫助。唱歌使你更溫暖,使你有事做,然後恐懼就被壓抑下來。吹口哨使你感覺很好,你忘了黑暗與危險,但事實上不會真的改變事實。如果有恐懼與危險,它們依然存在。事實上還更糟,一個忙著唱歌的人更容易被搶,因為他的警覺性變低了。如果他吹著口哨會更不小心,他只是藉著吹口哨製造幻象。如果你的信任是來自恐懼,最好不要有那種信任。那是虛假的。
我聽說……

木拉那斯魯丁爬上理髮師的椅子上問:「那個在另外一個椅子理髮的師傅哪裡去了?」

「欸,說來難過。」理髮師說:「他變得神經質又沮喪而無法工作,有一天一個客人說他不要按摩。結果他抓狂了,用剃刀割了客人的喉嚨。他現在正在精神病院裡。對了,先生,你要不要按摩呢?

「絕對要!」木拉那斯魯丁說

你會因為恐懼而說:絕對要。但那不是信任。信任來自愛,如果你發現你無法信任,你就必須下苦功夫。你扛著過去很重、錯誤的重擔。你必須清理它、清除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