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The Other: Myself 最偉大的鍊金術

最偉大的鍊金術

只有一種可能性讓關係處於清醒健全狀態而不落入優越與卑微的把戲裡;而不會使他們變成性虐待。這唯一的可能性是:無條件的愛。

愛是最偉大的鍊金術。

它把賤金屬蛻變成金。你的成分一樣;就成分、就內在潛能而言,兇手與佛陀並沒有不同。不同的是他們有不同層面的架構。

人類並非單一向度,否則整個世界簡直會太單調。而人類在找尋的基本上就是與存在合而為一;與存在的分離使人類感到傷痛。

在其它深情的關係裡,我們在小地方找尋相同的統合。在與女人、男人、朋友的愛、在一些創造性活動像:音樂、詩的愛之中,我們都嘗試著與存在有某種程度的共時性。

我們的情況就像是一個在森林中與母親走失的小孩,正在在森林中找尋他的母親,不知道要往哪裡去一般。這樣的情況導致了剝削者……這樣的無助被那些有權力、有錢的人所利用;使你變成奴隸、使你依賴。

因此,所有的宗教都發展出特定的程式。他們從上帝開始……然而,跟上帝之間的關係沒別的,只能是木偶跟操縱木偶人的關係;只能是奴隸與主人的關係。你不能期待比那更多,因為祂是造物者,祂創造了你,任何時候祂也可以摧毀你。祂從來沒有問你是否要進入這個生命,也沒有問你是否喜歡摧毀這個世界。

所有宗教的神都是獨裁者。他們是法西斯分子。

我沒有任何神,因此我沒有任何程式讓你慢慢變成奴隸。

我是完成的,沒有什麼可以被加入我的經驗中。那就是為什麼跟我在一起的人沒有任何卑微感。

沒有人是低下的。人們或許處於不同的空間,但是沒有人低下也沒有人優越。他們都是由那個你稱他上帝以相同的材料製成的。怎麼會有人優越,然後有人低下呢?我們屬於同一個存在,我們的根由同一個存在所滋養著。存在對罪人與聖人之間沒有差別待遇。

我的方式是存在性的。因此,這裡沒有人優越也沒有人低下。當然,為了要摧毀這個卑微優越的情節,我們正把任何有法西斯心態、法西斯性格的可能性移除……因為對我而言,很難想像一個法西斯主義者會有宗教性。

你所謂的宗教人士或多或少都是法西斯狂熱者。他們不再找尋真理,他們以為他們已經找到真理––從毫無生命的經典中、從甚至不知道有沒有真實基礎的古老迷信中。

只要一個清澈的洞見就能夠驅散所有製造怪物的黑暗。

跟我在這裡,不論你是男人或是女人,不論白人或黑人都無所謂,甚至沒有人會注意這些。只要你是人就夠了。你有自由選擇你的生活方式,你有權力決定如何開花。那些愛你的人會照顧這個花園讓你成長,灌溉你的根,分享他們的溫暖。

現在科學已經證明,即使是植物也知道誰是朋友誰是敵人。他們發明了一種類似心電圖的東西附著在樹上,如果有人帶著砍掉樹枝或拔掉樹的想法靠近這棵樹,只是想法而已,突然間附著在樹上的心電圖就會抖動而失去它原有的頻律,你可以看到這棵樹所感受到的恐懼。

記得,樹有心電感應,否則它不會知道那個人頭腦裡的想法;那個人看起來什麼事也沒做。可是當園丁過來時;帶著他的溫暖與愛,突然間心電圖顯示了最和諧的狀態。這棵樹不再害怕,而是非常喜樂。

愛的溫暖不只是一種詩意。它是某種真實且極具意義的東西。

現在,花朵會開得更大,果實會更多汁;這棵樹會回應。除了人之外,可能在這整個存在中不會有忘恩負義的事。樹無法給予任何更多的東西,它不能給錢,不能給黃金,但是它能夠給予美麗的花朵,儘可能盛開,分享美麗的心。它可以給予多汁的果實。

愛從來不曾被視為食物,然而愛是一種非常細緻的食物。現在心理學家推斷:如果小孩子獲得了每一種必需品:所有的化學藥品、賀爾蒙、食物、運動、新鮮的空氣、休息;每一樣生活中的所需,嬰兒還是會在3到6個月之間死亡,除非有人把愛帶到在他身上。沒有愛他感覺不到生命是值得活下去的,他會乾脆退縮回去而死亡。世界上無數的實驗室,許多動物死於這些實驗。

通常,大家都知道這些實驗先以動物做實驗,除非能夠找到安全法則,否則我們不會用在人類身上。這已經是大部分人普遍的概念。甚至醫學專業人員像:醫生、治療師也這麼認為。

跟我在這裡,你們因為特別的目的相聚在一起:為了找尋真理、找尋最純粹的愛、找尋全然喜悅的生命之舞。

世界上沒有別的地方人們會因為相同的理由而聚在一起。他們是為了製造更多憎恨、戰爭、製造更多人類生命中的破壞性活動而聚在一起。當然,我們有一個病態、神智不清的世界。

在這裡,不可能感到任何優越或卑微。我已經儘我所能只勸服你一件事:成道是你本來就有的東西,不是某個你必須達成的東西,是你與生俱來的。唯一你要做的事情是:不要製造它,只要打開隱藏在你生命中的奧秘。

當你開始感受到你內在的光時,你的整個觀念會開始改變。你會對人類感到慈悲,即使他們正在做愚蠢的事。而且你會感到無比喜悅、慶祝,即使你沒有事情要慶祝。慶祝不需要理由,只是慶祝……我的生日只是一個藉口!但是如果你真的要慶祝,你可以找出一千零一種藉口慶祝。

那是你的生命,不論變成什麼都是你創造出來的。記得,生命中隱藏著你的印模。你不能從生命的所做所為中把自己脫離開來。

一旦你被愛與喜樂所充滿,甚至在夢中你也無法羞辱任何人。因為別人並不真的是別人,那是我們的一部份。

我們是充滿在整個宇宙中的一個意識。一點小小的經驗就能夠幫助你開始從別人身上看到相同的光。看到你自己內在以及別人內在的光就等於生活在終年被光的慶典所圍繞的生命裡。

在外在的世界裡,有人喜歡操控,有人喜歡被操控。這個責任不能只是一邊。有人喜歡被奴役,因為奴隸有一點:你完全不用負責任。你的主人要負責。你只是個器皿:不管他說什麼,你就做什麼,但是你不會感到負擔。所以大部分人的內心還是有奴性。

宗教的奴隸意味著:你保持是印度教、回教、基督教的身分。他們自己也害怕,因為你的奴隸只靠著信仰這個基礎。所以每一個人都不讓他們的跟隨者跟別人有接觸。

為什麼不讓這個星球全部的人都成為國王呢?有什麼問題呢?重點在於對這個世界的了解,而如果你能夠了解你自己就不難了解這個世界,這是最簡單的事情。

一旦你了解到要成為國王或奴隸都是你的決定時,誰會想要選擇當奴隸呢?當你能夠把你自己的能量放在創造某些滿足你的事情上時,那會讓你有一種深度的成就感;你會覺得你不是在此虛晃,你貢獻了一樣東西,你讓這個世界多一點美麗;多加了幾多花朵,讓這個世界可以再度成為一座花園。

不需要爭鬥。不需要比別人優越,因為我給你的東西遠高於優越。我要讓你有獨特的個體。

Sermons in Sto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