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Times The Other Myself 你的責任

平庸的頭腦總是把責任丟在別人身上。總是別人使你受苦;你的妻子使你受苦,妳的先生使你受苦,你的父母、小孩、社會經濟系統、資本主義、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政治意識型態、社會結構,或是命運、業、神……的錯,隨你怎麼說!

人們有上百萬種方式逃避責任。但是這個時候你說別人;阿貓、阿狗,使你受苦,可是你卻不能改變它。你該怎麼做?如果社會型態改變,共產主義來臨,就會有無產階級世界,然後每個人都快樂。這之前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會在一個貧窮的社會中快樂呢?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中怎麼快樂得起來呢?在官僚社會中怎麼快樂得起來呢?在這個不允許你自由的社會中怎麼快樂呢?

藉口,藉口,還是藉口,藉口只是讓一個人逃避:「我對自己負責。」的這個領悟。沒有別人需要為我負責;那絕對是我的責任。不論我是什麼,我是我自己的創造主。這就是這句經文的意義:

眾過歸於一。

那個「一」就是你。

當有了這個穩定的洞見:

我對我的生命負責;我所有的不幸、痛苦,所有已經發生或正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那是我選擇的道路;我種下因,現在我嚐到果,我負責。一旦這個洞見成為你本然的領悟,那麼其他所有的事情就簡單了。然後生命開始會有新的轉折,開始朝向新的向度。那個向度是一種革新、蛻變,因為一旦我知道我對此負責,我也知道任何時候我都可以決定要丟掉它。沒有人能夠阻止你丟棄它。

有人能夠阻擋你丟掉你的不幸並且把你的不幸蛻變成喜樂嗎?沒有人。即便你被關在監獄裡、被鎖起來、監禁著,也不會有人能夠監禁「你」;你的靈魂依然保持自由。當然,情況有限,但是即使在那有限的情況下你依然能夠唱歌。你可以選擇無助的哭泣或唱歌。即使腳上銬著腳鏈,你還是可以跳舞,那麼那鐵鏈聲就成了舞蹈的旋律。

下一個經文:思眾皆有恩

阿提夏是真的非常科學。首先,他說:為自己付全責。其次他說:對每一個人心存感激。除了你之外沒有人需要為你的不幸負責,如果不幸全都是因為你造成的,那麼還剩下什麼呢?

思眾皆有恩

因為每一個人;甚至那些你以為阻擾你的人,你以為是敵對的人,都為你創造出蛻變的空間,不論好人壞人,喜歡的環境或不喜歡的環境,這一切共同創造出這樣的背景使你能夠蛻變成佛。對這一切心存感激,不論是曾經幫助過你的人,阻擾你的人或是漠不關心你的人都心存感激,因為是這一切共同創造出這樣的背景讓眾佛誕生,讓你成佛。

奧修:智慧之書,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