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Books I Have Loved 我鍾愛的書

我鍾愛的書

第七本:另一個女人。我只是試著去平衡那個沉重的布拉瓦特斯基。她真的很沉重,她一定有三百磅重!三百磅,而且是女人!她會把你所謂的拳王阿里在一瞬間就丟出去。她會把所謂的強者毫不留情的壓在腳下。三百磅,而且是一個真正的女人!難怪她找不到愛人,只找得到追隨者。自然的,也是顯然的,你無法愛上這種女人。如果她強迫你,你也只能服從。為了平衡布拉瓦特斯基,第七本書是「沙哈喬之歌」。

沙哈喬是另一個女人。甚至她的名字也是富有詩意的;它的意思是「自發性的精華」。我講過沙哈喬,也是用印度語講的,因為英語沒有那種詩意。我在英語系的語文中看不到太多的詩意,我在所謂的詩集中看到的東西看起來都是那麼的沒有詩意,我很好奇為什麼都沒有人出來反叛它。除了詩以外,為什麼沒有人開始做英語革新的事情呢?英語已經越來越像科學家、技術人員的語言了,或者說得好聽一點,是工業人員的語言。那真是一種不幸。只能希望有一天我談沙哈喬的東西會被世人所廣泛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