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Books I Have Loved 我鍾愛的書

我鍾愛的書

第六本,「蜜拉之歌」。在布拉瓦特斯基女士之後我必須把蜜拉列進來,只是為了要讓事情再度變美、只是為了平衡。布拉瓦特斯基非常沉重,所以還需要一些女性來平衡她。我會那樣做的。第六本是「蜜拉之歌」;它們是曾經被人唱過的最美的歌曲。要翻譯它們是不可能的。

蜜拉說:「Main to prem divani——我瘋狂的陷入愛中,我愛得如此瘋狂,我已經瘋了、瘋了、瘋了。」也許這可以讓你知道她唱的是什麼歌。她是一個公主、皇后,但是她離開了王宮而變成一個街上的乞丐。她在市場中彈奏著維拉琴然後跳舞,她走遍每個鄉村、小鎮、城市,唱出她的心聲、把她自己完全傾倒出來。我已經用印度文談過蜜拉了;也許有一天某個狂人會把我講過的話翻譯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