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Osho On Topics 頭腦

頭腦

頭腦

人們來到我這裡,他們問 : "如何達到平靜的頭腦?" 我對他們說 : "沒有這種東西存在 : 平靜的頭腦。從來沒有聽說過。"

頭腦從來不曾平靜; 沒有頭腦(no-mind)是平靜的。頭腦本身從來不曾平靜,沉靜。頭腦自然的狀態是緊張,困惑的。頭腦從來不曾清楚,它不曾清晰,因為頭腦受制於天生的困惑,晦黯。清晰只可能發生在沒有頭腦,平靜只可能發生在沒有頭腦 ; 沉靜只可能發生在沒有頭腦,所以不要試著達到沉靜的頭腦。如果你去做,那麼從最開始,你就朝向不可能的層面移動。

Osho, Tantra: The Supreme Understanding, Talk #2 
 
 

總是要記住,不管在你周圍發生了什麼事,起因都是根深蒂固的頭腦。頭腦總是起因。它是一個投射者,外在只是螢幕 - 你投射你自已。如果你感覺到醜陋,那麼改變頭腦。如果你感覺到不管什麼來自頭腦是地獄般的和夢靨般的,就拋棄頭腦。在頭腦上工作,不要在螢幕上工作 ;  不要繼續塗上顏色和改變它。在頭腦上工作。

但是這裡有一個問題,因為你認為你是頭腦。然後你要怎樣拋棄它?你覺得你可以拋棄所有事情,改變所有事情,重新塗上新的色彩,重新裝潢,重新安排,但是如何拋棄你自已。這就是所有麻煩的起因。你不是頭腦,你超越頭腦。你已經認同了頭腦,這是事實,但是你不是頭腦。

這就是靜心的目地 : 給你一個小小的瞥見你不是頭腦。即使只有很少的片刻頭腦停止了,你仍然會在那裡 !  相反的,你更多,你更流動於存在中。當頭腦自已停止,就如同不斷耗乾你的排水管停止了。突然地你洋溢著能量。你感覺更多!

即使只有一個片刻,你察覺到頭腦不在那裡,而是"我是",你到達了深處真實的核心。這樣很容易拋棄頭腦。你不是頭腦,否則你如何能拋棄你自已?認同需要先被拋棄,然後頭腦才能被拋棄。

Osho, The Book of Nothing: Hsin Hsin Ming, Talk #5 

 
 

當頭腦所有的認同被拋棄了,當你是山丘上的觀看者,頭腦被拋在黑暗山谷的深處,當你在陽光普照的山峰上,只是純粹的觀照者,觀看,觀看著,但是不和任何事情認同 - 好的或壞的,罪人或聖人,這個或那個 -在那個觀照中所有的問題消融了。頭腦融解了,蒸發了。你只剩下純然的臨在,純然的存在 - 一個呼吸,一個心的呼吸,全然的在當下,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從此以後也沒有現在。

Osho,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Vol. 1, Talk #6

 
 

頭腦是虛幻的 - 那個不是的,但是看起來是存在的,而且這個看起來太多了,以致於你認為你是頭腦。頭腦是馬亞(maya),頭腦就只是個夢,頭腦就只是個投射…一個肥皂泡沫 --- 沒有任何東西在其中,但是看起來像是肥皂泡沫飄浮在河流上。太陽才剛昇起,光線穿過泡沫 ;  彩虹被創造出來,但是沒有東西在其中。當你碰觸泡沫,它破掉了,所有的東西都消失了 - 彩虹,那美麗的 - 沒有東西被留下來。只有空無和無限的空無合而為一。 只有一道牆在那裡,肥皂泡沫的牆。你的頭腦只是肥皂泡沫的牆 --- 內在,你的空無 ; 外在,我的空無。只是泡沫,戳破它,然後頭腦消失了

Osho, A Bird on the Wing, Talk #2 

 
 

你說 : "為什麼你那麼反對頭腦?" 我不是反對頭腦; 我只是簡單的陳述事實 --- 頭腦是什麼。如果你知道頭腦是什麼,你會拋棄它。當我說 : " 拋棄頭腦," 我不是在反對頭腦。我只是讓你看得清楚頭腦是什麼,它對你作了什麼,它是如何變成束縛。

這不是使用它或是濫用它的問題。頭腦本身就是問題,和它的被使用或被濫用無關。而且記住,你無法使用頭腦,直到你知道如何成為沒有頭腦。只有知道如何成為沒有頭腦的人,才有能力使用頭腦,不然,只是頭腦在使用他們。是頭腦在使用你,但是頭腦非常聰明,它不斷地在欺騙你。它不斷地說,"你在使用我。"

是頭腦在使用你,你被使用了; 頭腦變成你的主人,你是奴隸,但是頭腦非常聰明,它持繼地支持你。它說 : "我只是一個工具,你是主人。"但是去看,看入頭腦的運作機制,它是如何使用你。你認為你在使用它。你可以使用它,就只有當你知道你和它是分開的 ; 否則你要如何使用它 ? 你那麼和它認同。

Osho, The Book of Wisdom, Talk #2

 
 

奧修,

頭腦和意識是不同的東西嗎? 還是它是寧靜的頭腦,還是它是專注的頭腦,什麼是"意識"?

這視情況而定,這要看你如何定義它。但是對我來說,頭腦只是被給予你的一部份。它不是你的。頭腦指的是借來的,頭腦指是的被培育的,頭腦指的是那個社會滲透你的。它不是你。

意識是你天生的,頭腦只是被社會創造出來的周長圍繞著你,文化,你的教育。

頭腦指的是制約。所以,你可以有印度教的頭腦,你無法有印度教的意識。你可以有基督教的頭腦,你無法有基督教的意識。意識是合一的,不是可以分割的。頭腦有許多。社會有許多,文化,宗教有許多而且每個文化,每個社會,創造出不同的頭腦。頭腦是社會的副產物。除非頭腦消融了,你無法進入; 你無法知道你的自然天性是什麼,你最真實的存在是什麼,你的意識。靜心的努力是反對頭腦的努力。頭腦從來沒有靜心停止,頭腦不曾安靜,所以去說"一個寧靜的頭腦"是荒謬的。就像只是去說"一個健康的疾病"。沒有意義一般。怎麼會有疾病會是健康的?疾病就是疾病,健康就是沒有疾病存在。

沒有像寧靜頭腦的東西。當寧靜存在時,沒有頭腦。當頭腦存在時,沒有寧靜。頭腦,如它所是,是個打擾,不---自在。靜心是沒有頭腦(no-mind)的狀態 --- 不是寧靜的頭腦,不是健康的頭腦,不是專注的頭腦。不是,靜心是沒有頭腦的狀態  ;  社會不在你裡面,制約不在你裡面 --- 只有你,和你純然的意識。

Osho, The New Alchemy: To Turn You On, Talk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