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Osho Osho On Topics 盲目的政治

盲目的政治

原子戰爭即將就要展開,致命的愛滋病正快速地蔓延中,而科學家宣佈地球將在世紀末改變它的軸線。
可是為什麼神職人員、政治家和政府還未警覺到這些事實呢?還有為什麼他們不想讓社會大眾知道這些事實呢?請你做評論。

這是最重要的問題之一,你們必須進一步了解你們還沒有覺知到的部分。
政治人物和神職人員所得到的利益是來自於不讓世界上的人們清楚未來的走向。原因很簡單:如果人們察覺到眼前的未來及黑暗,死亡正分分秒秒地接近當中,全世界人類意識就會發生極大的激變。政治家和神職人員統治人類一千年了,相當清楚他們無法解決人類將要面臨的問題。他們無計可施。這些問題太大了,而他們太渺小了。對他們而言唯一的方法就是顧全他們的面子,不讓人們知道明天將會發生什麼事。

我必須讓你們了解,政治吸引到的是世界上最平庸的頭腦。它無法吸引像愛因斯坦、羅素、Jean-Paul Satres、泰戈爾…不可能,它只會吸引某種人。心理學家發現這個事實,那些受苦的人們心理上有某種自卑感,因為政治賦予他們權力,而他們被政治吸引。而因為擁有了權力,他們就可以說服自己和其它人,證明他們不是劣等的,他們不是平庸的。

但是只擁有權力不會增減他們的聰明才智。所以整個世界仍由這群平庸的人統治著,而我們有一大群具有聰明才智的人們,如科學家、藝術家、音樂家、詩人、舞蹈家、畫家,有敏銳力、有創造力的人們,是最為頂尖的人類,但是他們沒有權力。他們能夠改變人類歷史的整個結構,他們可以將黯淡的未來轉變成美麗的清晨、日出。但不幸的是權力是握控在錯誤的人手裡,而有聰明智慧的人卻無法掌握權力。我告訴你們一個小故事來讓你們更清楚了解…

有一個偉大的神祕家聽說他的一個朋友、一個兒時的玩伴,他們小時候玩在一起、一起念書,而他已經成為這個國家的首相了。為了要恭賀他,這位神祕家下山。這是一趟很遙遠、辛苦的路途。在他到達首相的宮殿之前,首相正準備前往某個地方了。
他認出了這位神祕家,而他說,「對不起,我有事情要做。我必須去三個地方,如果你可以與我前往,我會很高興的。在路上我們可以聊聊,回憶起過去的那些好時光。」
這個神祕家說,「我很樂意和你一起走,但是你看我的破爛衣衫滿佈著灰塵。如果坐在你黃金的座車旁邊,這樣並不相配。」

這位首相說,「不用擔心。國王送我一件非常昂貴的外衣。我還沒有穿過它;為了送給一位特別的人,我一直留著它。我要送你這件外衣。你只要穿上它;就可以蓋住你的衣服、灰塵和所有東西。」這件外衣就給了他。
他們到了第一戶人家。他們進入這個房子。首相介紹他的朋友:「他是一位偉大的神祕家。他住在山裡。
這裡每個東西都是他的,除了這件外衣,那是我的。」
這位神祕家感到非常驚訝:「你在說什麼蠢話啊?」
甚至連這戶人家都覺得驚訝,居然這個樣子羞辱這位神祕家。
走出這戶人家,這位神祕家說,「我最好不要和你走在一起了。你會羞辱我。為什麼需要說這是你的外衣呢?他們並沒有問啊?」

他說,「我很抱歉,原諒我。但是如果你不和我一起到下一戶人家,你就是還沒有原諒我。」
這位神祕家是一個心地單純的人。他說,「那麼沒關係的,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進到第二間房子,這位首相介紹他:「他是住在山裡的偉大神祕家,每件東西都是他的,即使是這件外衣也是他的!」
這位神祕家不敢置信地,這個人一點腦袋都沒有。 出了這戶人家,他向他拒絕:「我無法和你到第三間人家了。我已經受夠了。」

但是這位政治家說:「我說這件外衣是你的呀!」這位神祕家說:「真不敢相信你怎麼會這麼笨。你過度強調這件外衣是我的,這會引起猜疑,懷疑你隱匿了什麼事實。有什麼需要特別強調這件外衣呢?我不認為有需要來介紹這件外衣。」
所以這位政治家說,「原諒我,但是如果你不和我到第三戶人家,我將不會原諒我自己曾經傷害過你。拜託你,只剩一戶人家了,我絕不會說這件大衣是你的或是我的。不要擔心。」
這位單純的、天真的神祕家同意和他一同前往。到第三戶人家,他同樣地介紹神祕家,「他是來自山裡的神祕家。所有的衣服都是他的,但是就這件大衣來說,最好不要說出任何的事!」

這位政治家不是最聰明的人。否則的話,在三千年裡就不會發動五千次戰爭。政治家一直在做毀滅性的工作,而沒有創造出什麼。就是這些政治家在製造原子武器、核子炸彈的。他用什麼面目向世界上的人們說出未來是黯淡的、淒涼的?
也許不會有未來,也許我們正坐在隨時都會爆發的火山口上。我們已經擁有如此多的核子武器,可以摧毀像地球這樣七百個星球。換句話說,我們可以殺死每個人七百次之多。
你可以想像這是多麼愚蠢嗎?一個貧困的人只會死一次。不需要殺死他七百次。所有的核子政策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背後隱藏著一種瘋狂。這個瘋狂是政治家只能在戰爭的情況下才能活下去。在希特勒的自傳裡,有許多重要的記述。其中一個記述是如果政治家想要成為偉大的英雄、偉大歷史人物,那麼唯一的方式就是去製造一個大戰爭。沒有戰爭,就不會創造出英雄。
只要想想你們所有的英雄,他們是戰爭創造出來的:亞歷山大帝、拿破侖、奈迪沙(Nadirshah)、塔馬蘭尼(Tamerlane)、成吉思汗、史達林ゝ墨索里尼、希特勒、邱吉爾…除了活在大戰爭的時代中?這些人得到什麼?戰爭將他們帶到光榮的頂點。而你們整個歷史全都是這些蠢蛋。

如果我們覺知到應要禁止學校和大學來學習這樣的歷史。你們無法學習美麗的人們、有創造力的人們?我們有許多偉大的音樂家。我們有許多偉大的科學家。我們有許多的詩人。我們有許多的畫家。歷史應該記下他們。歷史應該提醒我們,他們才是真正的前輩,不是成吉思汗、不是塔馬蘭尼、不是奈迪沙。這些人是災禍,而他們不應該在歷史書冊上留下一頁。他們應當要忽略掉。他們是瘋狂的人們,而並不需要學習他們,和去刺激新一代相同的慾望。
這些神職人員也和政治家處在密切的共犯結構中。這已是千年的共犯結構:神職人員維護著政治家;政治家維護著神職人員。這樣的事實必須被了解。

The sword and the Lotus,第三章